您现在的位置: 潮人部落 >> 潮汕风 >> 潮汕风采 >> 潮人翘楚 >> 正文:桑梓情——张恭荣传记
作者:佚名 录入:admin 更新时间:2006-1-10 8:30:16 来源:潮汕海内外名人网
   张恭荣在1926年11月28日出生于香港。老家在汕头市达濠区葛洲乡祖屋位于永兴园19号,这是一座潮汕常见的民居——小型的“四点金”式古建筑。据祖辈传言,葛洲的张姓族群,均来自中原,后经福建辗转迁徙,才定居葛洲。父亲张欣廷,早年去香港,在潮汕人经营的“南北行”做生意,经常来往于暹罗(现称泰国—)与香港的跋涉海路中。母亲张谢惜金是达濠人。张恭荣有两兄三弟一姐二妹,弟张恭炎、张恭昌英年早逝,妹张玉贞现定居香港。
   张恭荣的长兄张恭良早年在香港当医生,见小时的张恭荣贪玩,父亲又经常不在香港,就叫他搬到他家一同居住,张恭良亲自对他严加教管,并先后送他进香港三间名校——香港中华青年会小学、培正小学、华仁书院读书。
   张恭荣15岁(虚岁)时,父亲不幸在香港逝世。张恭良与张恭荣护送父亲的灵柩回葛洲安葬,张恭荣头一次回家乡,有机会学讲潮汕话。约一个月,张恭荣回香港继续住大兄家。同年秋,为了进一步把他培养成材,张恭良送他到上海读书,选择了有名的金科中学。当时,他在上海无其它亲戚,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在金科中学读初中三年,毕业后,张恭荣考取上海圣约翰大学高中部读一年级。才数月,不料却逢国难当头,日寇于1941年底侵占了上海,不久又攻占了香港。张恭良的汇款中断,他被迫仅能买一张船票回汕头葛洲老家小住。在香港和大陆大片的国土沦丧之后,张恭荣全家也分批撤回大陆各地。张恭良回到重庆继续行医,二兄张恭钦到兴宁县汽车运输公司当司机。妈妈和他在葛洲相依为命,苦渡时日。
   在日寇铁蹄下,潮汕各地民不聊生,饿殍遍野。许多老百姓有的走江西,有的走福建,有的走兴梅,丢家弃舍,四处逃生。 1942年初,张恭荣已是一个18岁 (虚岁)的青年,目睹日寇在家乡烧杀掳掠,愤恨填膺。那时家中每日勉强只能靠番薯果腹,饥肠辘辘。血气方刚的张恭荣,怎耐得住在日寇蹂躏下过煎熬的日子!
   有一天,张恭荣终于与经常做生意的乡人丘国典一同冒着生命危险在家乡乘船出海,途经惠来县的神泉、陆丰县的甲子,又上岸长途跋涉避开日军的占领区,徒步穿过陆丰、惠来、普宁、揭阳、丰顺等地,只怕跑慢了碰见日寇、土匪。到了兴宁县城,张恭荣找到他二兄张恭钦的住处,才听知他二兄已开车到韶关,车坏了没法回兴宁。张恭荣在兴宁足足等了一个多月,身上带的一点点钱都吃光了,只得乘车到韶关找他二兄。在往韶关途中,他在一架残旧的木炭车上当苦工。开车时,他要立即跳下车来,用木头堵住车轮,防止汽车倒退滑下山去;此外,在车上还要负责搬运货物,清洁车厢。车经龙川、河源、连平、翁源,千辛万苦终于开到韶关的曲江。搞战时期,百业萧条,他到韶关后见他二兄的日子也不好过,兄弟俩相
见恻然,二兄也不能给他找份工做,欲慰无从。张恭荣只能热泪盈眶告别二兄,只身一人乘车经湖南衡阳,辗转又乘车到桂林,以便到重庆寻找他大兄。
   在那烽火战乱,遍地饥民的时期,张恭荣孤雁单飞。正在愁肠百结之时,机遇忽然出现了。他通过招聘,于设在桂林的美国空军招待所当一名侍应生,给美国飞行员端茶送水,打扫房间,算是找到一个立足和糊口之所,时间约2年。
   自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日军大肆向中国大陆纵深进犯,国民党军队节节溃退,美军许多机构也纷纷撤离桂林。1944年11月 10日,日军攻陷桂林,张恭荣又—次漂流四方,跟随难民从桂林逃至柳州。由于身无分文,有的是一副强壮的身体,因而被国民党军队抓去当挑夫,有时要挑近 1百斤的弹药,有时当炊膳员。当时被拉丁当兵的不少,但很多人逃走。后来,他又被编入部队当兵。不久,被派往湖南长沙等地,连枪也不会打,就糊里湖涂跟着部队上前线。当时国民党军队中有的腐败和散漫得一塌糊涂,一见到日军,尽管有时只有七、八人,国民党军的大队人马也争先恐后往后撤退,溃不成军。张恭荣在湖南“打”了数月的仗,见不到日军一个影子。国民党那些毫无纪律可言的部队,有时忽然就解散了。就这样,张恭荣又孤身一人,只能回柳州。
   正当张恭荣在柳州苦寻谋生之计时,忽遇一个四、五十岁的妇女要找挑夫,他便替她挑一担 100多斤的行李,跟着她沿途经过广西的宜山,直至河池(金城江)。连续走了一个多月,肩膀压出了肉瘤。在河池住旅店时,张恭荣偷闲去河里洗澡,刚好日本飞机来轰炸这座县城。飞机走后,他回旅店一看,那旅店已被炸成一片平地。万分惊诧中,他在废圩里发现那妇人已被炸死,血肉狼藉,十分吓人。张恭荣又只能跟着一大批难民漫无目的地北上往贵阳的方向逃难。一路上爬山越岭,忍饥挨饿,徒步经过广西境内的南丹,进入贵州境内的独山。在那里,见到中国首次建立的空降兵一鸿翔部队的招兵启事。由于他身材魁梧,有一定文化程度,又懂多少英语,招兵的机构便通知他到昆明报到,但他当时心里犹豫不决,又想最好还是能到重庆找到大兄,在找大兄的途中得知大兄已出差外地,不在重庆,就这样,他又向西南方向转往昆明。他日夜兼程,几经坎坷,从安顺经晴隆,进入云南的曲靖,直达昆明,因为生活无着落,只得又找鸿翔部队,但可惜已额满不再招兵,故又流浪街头。先后做过小贩,自制香烟出售,卖过猪肉,自制腊肠,足足辛苦了几个月,又找到机会入美军在昆明的招待所工作,结识一位美籍教官他刚好是鸿翔空军陆战队的。由于他的介绍,正式入伍后,他在昆明黑龙潭参加培训。这是一支由美军负责训练和全副美式装备的空军降落伞部队。张恭荣三年来在我囤西南各省漂流,目睹被日寇炸死炸伤大批无辜平民,民族仇恨升腾于胸中,恨不得有一天能上前线杀敌报国,因此刻苦学习,成绩突出。受训约半年,张所在的部队即将被派往前线作战,刚好日本宣布投降一那是 1g45年8月15日的事。 日本投降后不久,国民党立即撕毁国共合作的协议,把枪口对准了共产党。当时,张恭荣所在的空降兵部队接到命令,要开往东北。士兵们私厂议论,说那是去那里与共产党抢地盘和打共产党。经过8年浴血抗日,现在中国人又要打中国人,张恭荣暗下决心,离开国民党部队。当逃兵,是要冒被枪毙的危险,可见他当时决心之大。那时,他得悉大兄已回香港,故立即设法逃回香港去,结束了几年来颠沛流离、千辛万苦的生涯。
   在香港,1946年,张恭荣到夏利南客货船当船员。他经常在颠风簸浪中晕眩、呕吐,三餐吃不下饭,白天黑夜睡不了,折腾得死去活来,还须咬着牙根干好工作。这艘船,经常行驶于厦门、汕头、香港、暹罗、马来亚(今称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除了运载货物之外,还设计运载200多人。当时正值抗日战争胜利不久,中国和东南亚各国逃难后回乡的旅客特别多,故经常超载达1000多人。张恭荣在船上任第四买办,比他职务高的职员就把什么工作都叫他做,如登记每个港口的上落客和上落货物,按重量和提货次序安排货物分装各个货舱,到各个停泊港报关和折算兑换各国货币,安排船占旅客及船员的膳食以及烟茶酒供应,配合船上医务人员检查船上卫生、防疫及照顾病人,等等,忙得他团团转。每当海面风平浪静的时候船上的客人都出舱外活动,挤到甲板上观赏海景;有的小孩子就在甲板上走走跳跳。这样一来,就需要船员端茶送水,供应三餐饭菜,工作特别繁忙。所以,每个船员都希望海上刮起风浪,这样船上的客人才会乖乖地睡在船舱里。有的人晕船呕吐,吃不下饭,工作得十分疲惫的船员才能得到少许休息的机会。当时船员的薪水很低,他每月只有 200元,张恭荣经常把自己船上的铺位租给买不到票上船的旅客,有时一张票就相当于他自己1个月的薪水。但他就只能在甲板上或船仓旯旮睡在一张草席上挨过许多夜晚;在甲板上就常被大雨和海浪淋得浑身发抖至今,他身上还留下风湿背痛,终生难忘。凭着他刻苦耐劳、坚韧不拔、认真勤奋的工作态度,终于克服了种种的困难两年后被提升为习办。在船上他虽然万分忙碌,但感觉到自己的文化程度不高,深知在香港那种商场如战场的激烈竞争环境中,若是没有掌握一项专门知识或技术,是很难立足的。他便在每次航行途中无上落客货相对闲暇时,主动结识一个负责电讯联络的印度人,向他学习英语和打电报、接受电讯讯号等知识。张恭荣在行夏利南船期间,当时中国人仍然被外国人看不起。船每次到达泰国曼谷口岸时,泰国政府规定中国人要经过“验粪”才能入境,而船上的外国人和部分用钱行贿者则不用受这种侮辱。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张恭荣都燃烧着满腔怒火。他的最大愿望,就是祖国能够早日强大起来,才不会受外国人的侮辱。
   张恭荣行船两年后,他的大兄张恭良开办了一间良丰药房,交由他负责管理。由于他在行船期间对电讯发生了兴趣,因而白天在药房工作晚上就到香港电讯专门学校学习电讯技术,并于1948年在该校第8期毕业。药房也兼做一些药品生意。他有一股勤奋拼搏的精神,也善于动脑筋想办法,把药品生意越做越大。1950年,在他27岁(虚岁)期间,与在一个医院任护士的卞接恩女士喜结良缘。后来他俩陆续生了四个男孩。
   在成家立业之后,张恭荣更加发奋工作,1950年朝鲜战争曝发,中国抗美援朝,大陆需求大批药品支持前线,张恭荣经营的进口药品热销到大陆各地。良丰药房在短短几年间,就办成了香港四大药房之一。许多市面上的重要药品,四大药房还可控制其价格的浮动。可是,生活的道路是崎岖不平的。有一次张恭荣负责运送一大批药品运到机场后,因时局动乱那批药品被没收,药房因而负了一大笔债务,这是他首次经商遭遇的最严重挫折。因为心中的愧疚,他辞去了药房的工作。
   1955年张恭荣重操旧业又去行船,继续他的航海生涯。这一次是在一艘美国么拿公司的咸美顿港 口 货船(HAMITON HARBOUR)当船员。 由于他与咸美顿商船签订了两年的行船合约,远洋船驶到世界上哪一个港口,船主也不可能预料,哪里有货物运载船就驶往哪里,也许两年中没有机会回香港,船员们都意识到如同判了两年的徒刑一样。当时,张恭荣的妻子已生下大儿子敬石,妻子和长子送他上船至码头,依依不舍之情令他泪湿眼眶,柔肠欲断。但为了每月300元的薪水,他只能强忍泪水毅然上船远走天涯海角。张恭荣在行船这两年间,妻子在一间医院当护士:并在家中抚养长子敬石。他在船上一有宅闲时,只得望着浩瀚的大海思念远方的亲人。有时拿起随身带上船的妻儿照片看着,热泪又潸然而下!张恭荣在船上任“大写”,是船主的助手,负责资料、统计多种工作的总管,工作极其繁忙,责任重大。这艘货船除了航行祖国大陆各港口和东南亚各国如新加坡、马来亚、泰国、越南、印尼、缅甸等之外,也走印度、锡兰(现称斯里兰卡)、日本、南韩等地,运载煤炭、矿砂、大米等多种大宗货物。由于没有上落客,每次航程也更长,同上次张恭荣任船员的夏利南客货轮一样,这艘船在行船间隙空闲时,船员有的喝酒,有的赌博,有的抽鸦片。但张恭荣却利用时间,又再主动到船上的电讯室走动,向一个苏格兰入学习英语,有时也代替他收发电报,进一步提高了他的电讯知识和英语水平,为自己以后经营电讯企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张恭荣在与船公司签订的合同行船两年期满之后,就离开了这艘美国船。不过,他在先后两次的海上征程中,踏尽五洲四海的惊涛骇浪游历遍了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扩大了人生视野,增添了工作阅历,对今后自己的创业也有很大的帮助。1959年,张恭荣投身合众汽车有限公司开始在汽车零件部当仓库保管。那仓库实际是—层阁楼,堆满了汽车零件,夏天十分闷热,常在40度以上,夜不能寐,每月工资才270元港币。
   张恭荣除了自己吃饭外,还需养育妻儿以及母亲,有的日于,他就靠一把花生打发一顿午餐。当时每个同事都有足够的薪金到外面吃午饭,张恭荣就利用这段休息时间到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去学习打字。他—年四季坚持一边埋头做好仓库工作,一边加紧看书学习。有时天气炎热,他坐在阁楼边,双脚踩在竹梯上,面壁读书。汽车行的犹太人经理每次到仓库检查工作,经常先看到的是张恭荣踩在阁楼楼梯的一双脚。那经理见到这年青人十分刻苦学习,工作又勤奋负责,就委派他管理整个零件部。在那期间,由于香港政府要求一批有志青年自愿报名参加各种为民众服务的活动,有民安队(后备警察)、消防队、救护队等多种服务形式。张恭荣选择了参加民安队,每星期六、口他被派去训练驾驶大型的八轮军车。在训练时有一些津贴,也能学到驶车技术。在民安队期间,他成绩突出,受到政府的嘉奖。他以坚强的毅力坚持了八年时间,直到退休才离开民安队。在那个时候,刚好合众汽车公司买进—。批GMC大货车,经理见他有驾驶大型汽车的技术,就交给他管理,他的工作表现也受到经理的赞赏,不久就提拔他当九龙分公司汽车部经理。直至 1965年,合众汽车有限公司被大吕汽车行收购,张恭荣被任命为合众汽车有限公司营业部 (即大昌贸易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副经理。从此,他的从商之旅,就步步走上兴旺发达之坦途。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搜索
    专题栏目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潮人部落 © 版权所有 Q群:总群7112221 聚会群71515841 广州群21812337 
    Copyright 2004-2011 By Www.Chaocn.CoM™.Chao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26453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X768浏览]